笔墨香

来源:2022-08-04 00:52:21

   “金宇,你以后要做什么啊?”

  “不知道呢!”

  ……

  “金宇,你毕业后要干什么?”

  “嗯…当个作家,嘿嘿,天天坐在家里。”

  ……

  毕业了,同学们各奔东西。有的考上了重点学校,笑的很开心;有的出外打拼,走的很平淡。

  金宇和父母搬到了千里之外的一个小地方,在姥姥家旁边租个屋子,就这么住下了。

  房子不大,也没什么像样的家具。父亲给它修整了一番,再添几个柜子,便明亮许多。

  父亲学过木匠,手巧,要来几块木板,乒乒乓乓的愣是凑成一张大床。就放在靠窗户的地方,阳光一晒,暖暖的。

  前来参观的邻居们夸他厉害,他挠挠头笑了笑,到了晚上就忍不住多喝了几杯。母亲回来说他几句,俩人就吵了起来。

  这种事情发生的多了,金宇却总是假装听不到的继续睡觉。实在忍不住了,就把灯一关“睡觉!”

  有一次他俩吵得厉害,还动起手来,他怕母亲吃亏,一下子跳到中间,将他们隔开。

  父亲让他靠边,他一动不动,眼睛亮亮的,直直地盯着父亲。

  此时已是半夜十一点,夜色正浓,寂静无声。却有一盏灯光,久久不熄。

  没事的时候,他就会步行半个多小时到二道街的网上玩会儿,这就是他唯一的嗜好了。

  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,就是习惯了这种无聊时的游戏。

  刚到门口,就看到有人在门上贴东西,凑近了些,便看到偌大的白纸上印着的两个黑字:招聘

  就这样,他开始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,上班一天一宿,休息一天一宿。虽然每天要处理各种小麻烦有点累,但他却感觉很不错,所以更勤快了。

  冬天来了,天上飘起了薄薄的雪花,一层一层压在地上。

  金宇用扫把将它们卷起,带到一旁,简单的清出一条干净的小路。

  这时,一位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姑娘从他身旁经过,引起了他的注意。

  吸引他的不是少女纯洁无暇的面孔,而是她背上的一把小提琴。

  突然想起了前几天网吧里人们谈论的:一个女孩参加海选,因为紧张,而失去了竞争机会。却不放弃梦想,每天到大街上拉小提琴唱歌的故事。

  又突然想起自己,想起以前,想起那淡淡的墨香……

  第二天,他辞职了。老板付给他应得的工资,看着他消失在风雪中。

  他买了一个本、一支笔,每天坐在桌子前思考、写作。

  写累了,就放放音乐,在优美的旋律中放松心神,享受窗外明媚的阳光。

  忽然,动听的歌声变得沙哑低沉,像是被人掐住喉咙声嘶力竭的呜咽。

  “喂……”

  电话那头焦急的声音中传出惊人的讯息:舅舅出车祸了!

  放下电话,他几乎是一路跑过去的。

  舅舅是个三十多岁的大男孩,从小就对金宇他们很好。家里最困难的时候,舅舅只要一有机会就去串门,带着一大堆好吃的,陪他玩,陪他闹,临走还在桌子下藏钱。等母亲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乘着客车远去了。

  到医院的时候,舅舅已经醒了,坐在病床上笔画着他的“丰功伟绩”,翘起嘴唇露出两颗大门牙,时不时喷出几滴吐沫星子。

  引得家人又哭又笑,护士也跟着捂嘴笑了。

  医生说他没什么大事,就是伤着几根肋骨,需要留院观察几天。众人这才放心。

  肇事司机是个矮胖子,走路滴溜溜乱转,拎着一堆水果进来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舅舅和他商量赔偿的事情,大姨她们就在一边听着,偶尔跟着说说。

  这场谈判持续到傍晚,矮胖子又滴溜溜的回去筹钱了。

  舅舅行动不方便,家里有没多少男丁,大人们就安排金宇留在这里陪护,然后顺着来路回去了。

  前半夜他不敢睡觉,怕舅舅有什么事情,后来不知怎么就睡过去了。

  医院的病床软软的,温度适宜。可他却觉得没有家里的床舒服,没有家里暖和……

  ……

  几天后,双方条件谈得差不多了,舅舅获得赔偿后,就出院了。

  舅舅年少有为,自己开个快餐店,这几天都是老姨和表姐在撑着。现在他还不能大动,所以让金宇去帮帮忙。

  金宇没事的时候就用吧台的电脑上QQ看看,这天他进一个同学群溜达,突然发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。

  他就很怀疑的问她是不是那个她,过了一会儿,她发了个捶打的表情,说:你说呢。

  他笑了,还真是一点没变啊!

  就这样,他每天都要和她聊天,可每回他都找不到话题,总是冷场。当她下线后,他就玩一些游戏。来客人了就帮忙收收钱,倒也轻松。

 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舅舅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回店里的时候,给金宇买了个笔记本电脑。虽然是二手的,但他觉得很不错,这样他就可以和父母一起看电视了。

  于是他每天回家前都要在舅舅的电脑上下点电影什么的,拿回家看。

  这天风很大,天空都变成了黄色。

  金宇到家的时候,却看到大姨、老姨、和母亲围在炕边,说着什么。

  父亲躺在炕上,一股酒味扑面而来,他好像明白发生什么了。

  以前他们也经常吵架、砸东西,但这次很严重!严重到母亲红着眼说出:离婚!

  金宇被一双无情的大手推动,和他们来到民政局。

  因为当时俩人结婚的时候没有把户口本上的婚姻状况更改为已婚,所以办事员冷冷的说出两个选择:回到户籍所在地更改,要么上法院。

  于是,他第一次来到这个电视里才有的地方。

  ……

  第三天,手续都办好了,父亲扔掉撕碎的户口本,离开了。

  傍晚,他又回来了,什么都不说,躺在炕上就不起来了,不一会儿,就传来呼噜声。

  母亲说他兜里没钱,回不去那个家,让他再住一个晚上吧。

  可当他问起明天怎么办,母亲却叹声叹气的忙别的事了,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看母亲的腰竟然弯下了很多。余晖打在上面,折射出疲惫的姿态。

  ……

  早上,千里之外的那个地方的一个亲戚来电话,父亲听着听着就哭了,啥也没说,只是一个劲的点头。

  中午,金宇帮他取了哪个亲戚邮来的路费,交给他。除此之外,他什么都没带,就走了。

  晚上,他又回来了,说太晚了没有回去的火车。

  这一刻,金宇突然变得很愤怒,想起以前他喝醉之后摔东西吓得自己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,想起因为自己弄丢了100块钱而被他用烟灰缸砸在脑袋上的疼痛……

  “走!走了就不要再回来!”

  父亲看着他,转身就走。

  外面一片漆黑……

  母亲看着他的眼睛,眼泪流了下来,说:小宇,你怎么了?你是不是受刺激了?他是你爹啊!你,你没事吧?

  金宇看着她担心的样子,斩钉截铁的说:我没事!

  ……

  隔天,他坐在椅子上,轻轻的写着。

  充满墨香的屋子里,响起了笔尖划过的清脆声。

  沙沙……

  沙沙……


查企业资信在哪查 https://www.qizhidao.com/
成均资讯网